苦地胆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连载爷孙俩的中医故事柴胡 [复制链接]

1#
专业治白癜风医院 https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柴胡篇

往来寒热,小柴胡汤主之

有个七岁的娃子,这几天都不太肯吃饭,偶尔还发热,每天都会有一两次。热过后,又像正常一样,他父母以为得了什么怪病。因为这娃子发热的时候,都有点昏不知人。于是就向学校请了几天假,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。

老先生说,往来寒热。小指月说,小柴胡汤主之。老先生又说,脉弦。小指月说,弦主肝胆病。老先生又说,娃子伤食,不肯吃饭。小指月说,木不疏土。老先生点点头说,回去就用小柴胡冲剂吧!

这父母说,就这么简单吗?小柴胡颗粒不是治感冒的吗?我这娃子可不太爱吃饭啊!老先生笑笑说,饿饿他就爱吃饭了,不给他零食,他就爱吃主食了。

这父母听后就按老先生所说的办了。吃了两天药后就没有再出现每天的发热了,而且这两天吃得清淡少油盐,也没再吃零食,这娃子饿得如狼似虎,看到什么都想吃。

所以说娃子的病还是大人的病,大人的病是病在观念,错误的观念会导致孩子身体的病痛。孩子身体的素质,是你观念正确与否的体现。当身体出现不调时,要多反思饮食观念有没有出问题。只有拔掉竹竿,才能从根源上去除影子。所谓的病痛,不过是不良观念在身体上的投影而已。

然后小指月在笔记本中写道:

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,默默不欲饮食,小柴胡汤主之。

《医学传灯》曰,伤食而用柴胡,以其能升少阳之气也。

小柴胡汤止咳胜千金

有个妇人,乳腺增生多年。每次月经来都要胸胁胀满,最近不知是不是晚上吹空调太厉害,总是吹到风就咳嗽,先是白天咳,后来晚上也咳,咳到难以睡好觉。于是她就先不管乳腺增生,要先治好咳嗽,不然连正常工作都难,这不她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。

伴随着阵阵咳嗽声,老先生问,指月你听到什么呢?小指月说,我听到肺的声音咳嗽。老先生说,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,这是何脏咳嗽呢?

小指月就摸起脉来,他疑惑地问,怎么咳嗽这个肺脉并没有独大,而这个左关脉却独大呢?老先生说,你问问她是否有乳腺增生或胆囊壁毛糙?这妇人惊讶地说,都让你看出来了,我现在是想治咳嗽,乳腺增生胆囊炎,我都有。

老先生笑笑说,中医治病是五脏相关,生病的地方不一定是病根所在,就像南瓜它结果在一边,而根必定长在另一边,因跟果,时常都不是在同一处的。

这病人听后点点头说,不知怎么这几天特别郁闷,越闷咳嗽就越厉害,搞得我都不想呆在家里,就想出去散散心。老先生笑笑说,各随其所欲而治之。你想去散散心,是因为你有肝郁在前,所以你有这个欲望,就像人渴了想喝口水,饿了想吃碗饭一样。

这妇人听后点点头说,真是这样,我饭后到公园去转几圈后,却是发现更舒服了,但还是没有把咳嗽治好,这几天也吃了不少止咳糖浆,还买了最好的念慈庵。老先生说,你这不是体虚咳嗽,而是气机郁滞咳嗽,治法完全不同。

小指月说,体虚咳嗽,虚则补之,可以用膏方来滋养,或者糖浆来濡润。气机郁滞咳嗽,郁者达之,就要疏理气机。

然后老先生根据她左关脉弦硬,就给她开了小柴胡汤。小指月疑惑地问,要不要加减呢?老先生说,原方即可,有是证,用是药,方证对应,其效立定。

果然第一剂喝上去,就不咳了,胃口开了,喝完三剂药,老觉得腋下满胀的,居然放松了。

小指月琢磨这个方子,琢磨了好久,说,爷爷,这里面没有特别止咳的药啊!老先生笑笑说,小柴胡汤止咳胜千金,对于肝胃不和,气郁而咳,这小柴胡汤是特效的。

小指月又问,通过疏肝来治理咳嗽,一般的医家都不知道啊!老先生说,肝主疏泄,它不单疏泄肝脏的气机,周身的气机,五脏六腑的气机,它都能疏泄条达。

小指月听后点点头,这病人是肝肺气郁,借木郁达之来理顺肝肺气机,所以才用小柴胡汤。老先生笑笑说,《黄帝内经》曰,若风之吹云,明乎,若见苍天。

小指月惊喜地说,我明白了爷爷,原来用理顺肝气来调肺,古籍中早有记载,肝主风,肺为人体天空之云朵,如果肺气郁闭,如同乌云盖顶,这时清风徐来,吹开乌云,重见晴天,肺气晴朗,其咳自愈。

通气散治气郁耳鸣

有个老阿婆跟邻居吵了一架,耳朵嗡嗡作响。她以为过几天就会好,想不到一周过去了,不单不好,还加重,甚至一边的耳朵听不到声音,这可急坏了老阿婆。真是吵架没占到便宜,又惹来一身的病。老阿婆越想越急越气,这样耳朵就闭得越厉害。这可怎么办呢?难道从此就听不到家里人说话了吗?

医院,而是先上竹篱茅舍找老先生,老先生笑笑说,不聋不哑不做老人。这老阿婆把耳朵凑近去说,啊,你说什么,我听不清楚。

老先生笑笑说,算了,没法跟你沟通,这脉象怎么样啊?小指月说,脉象弦硬得很。老先生又说,这个耳鸣耳闭,该怎么办呢?小指月说,肾开窍于耳,应该补肾才对,但奇怪,这肾脉一点都不虚。

老先生点点头说,尽信书不如无书,不要以为肾开窍于耳,就只会用补肾来治耳朵的病,万病都要分虚实,虚实如果不明,理论再完整完美,都没有临床实效,像空花镜月一样。

小指月点点头说,那爷爷的意思是,弦硬的脉,还是要从肝胆论治咯。老先生点点头说,从气上得的,还得从气上消,除此之外,别无他法。

这老阿婆看到爷孙俩在交流嘀咕,自己却听不清楚,很是着急。她大声地说,大夫啊,快给我治病啊,我等着要回去呢。

老先生知道她着急,也知道她听不清楚,便在纸上写道,戒急躁戒怒。然后说,你能做到吗?做不到这病就别瞧了。这老阿婆就是急躁怒,看病几分钟的事情,她都等不了。这三个字直接就刺中了老阿婆最明显的脾性。

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讲到改脾性,谈何容易。所谓脾好医,气好医,脾气不好医,你若能理顺脾气,降伏急躁烦,不是神仙,胜似神仙啊!

然后老先生便说,指月啊,你看通气散还有没有?小指月说,有啊,昨天我还备好一大罐。老先生笑着说,就给她点通气散吧!

这老阿婆把药拿回去吃,一吃耳朵就通了。她很高兴,但也没有得意忘形,没有忘记老先生那戒急戒躁戒烦这三戒。因为老先生跟她说,下次再因为急躁烦跟别人吵架,引起耳鸣耳闭,这喝药就没效了。这老阿婆怕真的耳鸣耳闭,经过这次后,她想跟别人吵时就懂得收敛收敛了。

小指月说,为什么通气散用柴胡、香附、川芎呢?怎么治耳朵的药,尽是些梳理肝胆气的。老先生笑了笑说,你看这胆经、肝经是怎么走的呢?小指月看了下针灸铜人说,肝经布胸胁,上巅顶,胆经走人体侧面,绕耳朵。肝胆又相表里,我明白了,肝胆经堵塞也会引起耳鸣耳闭。

通开肝胆经,就等于打开耳窍,把弦硬的脉象一松解,就像打开窗户一样,可以听到大自然的各种声音。

老先生点点头说,现在人都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,生气就是在自己闭自己的气机,就是拿别人错误来惩罚自己。每生一次气,就相当于把自己的经脉打乱,让气机郁滞,就像把门关上,你能听到外面多姿多彩的鸟语虫鸣吗?所以人们不是需要治耳鸣的药物,医耳闭的汤方,而是要懂得过一种少生气少着急,少燥火的生活。

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:

《医林改错》:通气散疏肝理气,治肝郁气滞,耳聋不闻雷声。柴胡、香附、川芎三味研末。

胁痛用柴胡

小指月开始复习那些常用的引药歌诀,他一边摇着头,一边说,头痛用川芎,壁痛用桂枝,胁痛用柴胡,胃痛用元胡,腹痛小茴香,腰痛用杜仲,膝痛用牛膝......药非引使不至病所,兵非向导不达贼境。每一味药都有它独到的作用范围,所以熟悉药物在人体如何行走,对于一个医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

又有一个抑郁的女孩,两边腋下胀痛,连饭都吃不下,她母亲陪她过来看病。

老先生问,怎么回事呢?这小女孩默不作声,神情呆滞,不想回答。这母亲说,我女儿前段日子跟她男朋友分手了,到现在整天关在屋里,哪都不去,叫她吃饭不想吃,一直都在瘦,我们看了都揪心。

老先生笑笑说,你知道为什么我这茅舍里面不养花吗?这女孩子有点不解,怎么老先生不问病,问花呢?

接着老先生自问自答说,房子里的花长不大,没有阳光没有风,没有蝴蝶没有蜜蜂。我以前在茅舍里面养了几盆最漂亮的玫瑰,发现都凋谢得快,我一把它们移到茅舍外面去,开得比什么都灿烂,在茅舍里面,花再香,蝴蝶蜜蜂都不肯进来,在茅舍外面阳光下,最平常的花朵都有成群的蜜蜂蝴蝶上来观赏。

这娃子听后若有所动,老先生说,你不走出去,没有人会理你,你走出去,整个世界都看好你。这女孩子听了后,微微一笑,好像想通了些什么,老先生知道时机已成熟,说道,错过了蝴蝶,你还有蜜蜂,人生总不能因为一个绊脚石,就不往前走,踩过去,阳光大道正迎接着你。

这女孩子听了后,舒心地笑了说,爷爷,我知道怎么办了。老先生听了点了点头说,指月,柴胡疏肝散。小指月随口将柴胡疏肝散方歌背了下来:

柴胡疏肝芍药芎,枳壳陈皮草香附。

疏肝解郁行气滞,胁肋疼痛自能除。

这样边背边写,一首疏肝行气解郁的方子就出来了。

这母亲看了闷闷不乐的女儿,居然舒心地笑了一下,就像沉寂的死水,居然泛起了阵阵波澜,有点生机了。她知道来竹篱茅舍来对了,果然这胸肋胀满,不爱吃饭的抑郁证,三剂柴胡疏肝散下去,又还她一个爱说爱笑的女儿。

小指月就说,爷爷,这柴胡疏肝散解郁,为什么她吃后胃口也打开啊?老先生笑笑说,柴胡能于顽土中疏理滞气,如同板结土壤里头,种上树木后,土就变得疏松有生机。

小指月点点头,难怪爷爷用解郁方可以恢复脾胃健运功能。然后小指月就在小笔记本中写道:

《证治准纪》引《医学统旨》柴胡疏肝散。柴胡、枳壳、芍药、炙甘草、陈皮、川芎、香附。疏肝行气,活血止痛。凡肝气郁滞证皆可用之。如胁肋疼痛,胸闷喜太息,情志抑郁易怒,或嗳气,脘腹胀满,脉弦者。

肛门脱垂与柴胡升提清气

有位老爷子七十多岁,大便完后,肛门经常要脱下来。这该怎么办呢?经常还得用手把它送回去,这样久而久之,让老爷子都觉得很不耐烦。他就到处找医生,很多医生都摇头说,药不能治衰老病,人老了不是药物能够挽回来的。就像嫩草施肥,就会长高,但枯木你肥再好,它也很难再吐嫩。这老爷子叹气说,难不成我这脱肛要脱到肠子都流出来不可。于是他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。

老先生把完脉后也摇了摇头,这老爷子早就料到什么结果了,所以说我这病很难治吗?老先生说,难易相成,找不到药时,竹篱茅舍你都开不了,找到药时,钢筋铁门,一个小娃子都可以打开。这老爷子听了后,眼睛都露出光芒,听这话,他有了点信心,照这样说这病还是有得一治的。

老先生说,老年人体虚气弱,饮食很重要。这老爷子点了点头说,我也知道,所以什么最有营养,我都买来吃,我从不吝啬吃的,而且家里从不缺乏营养品保健品。老先生笑笑说,那你这样吃管不管用啊?那老爷子摇了摇头说,管用的话,我就不用来这里了。老先生又笑了笑说,既然不管用,那你为什么还那样吃呢?这老爷子听后一愣,倒没想过这问题。

老先生说,你这病应该重新树立一下饮食观。这老爷子说,饮食观?我倒从没想过。老先生说,吃素!老爷子说,这样会不会营养不够?老先生又说,而且只能吃到七分饱!老爷子更是疑惑地问,七分饱,不就是更饿更没有力气?

老先生笑笑说,你是想听我说的话去治病,还是听你的自己的想法,保持老样子呢?这老爷子听后说,我来这里当然要听你说的,把病治好啊!老先生又说,那就行,我交代你的两点都知道吧?这老爷子不是个傻瓜,便说,不就是吃素跟吃七分饱。

老先生说,指月,脉势下陷,中气不足,肛门脱垂怎么办?这时指月说,用补中益气汤,补气升阳,使气往上提,肛门往内缩,然后一张补中益气汤的单子就开出来了。这老爷子久病识医,便摇了摇头说,大夫啊,这汤方我吃了没效果,每个医生都给我开过,这里头的几味药我都能背了,黄芪、党参、甘草、柴胡......这几味药老爷子真的顺口背出来,看来他所言非虚。

老先生看后笑笑说,指月再加一味枳壳30克。小指月一愣说,爷爷,这肛门都往下垂脱了,脉势都还没有起来,怎么用这枳壳下气呢?这样会更没气的。老先生笑笑说,欲升先降,下的是浊气,升的是清气,下的是肠道的滞气,升的是脏腑的元气。

小指月听后,若有所悟,这时老先生便在补中益气汤的第一味黄芪那里,用上了一百二十克,然后对老爷子说,这样大剂量的黄芪你吃过没有,这老爷子摇了摇头说,医生最多给我开过五六十克的黄芪,我从来没吃过超过一百克的。

小指月也一愣说,爷爷,这么大剂量,那可要一大包啊!老先生笑笑说,欲起千钧之石,必用千钧之力,中药不传之秘在于剂量。

这老爷子听老先生说得振振有词,想起来可能这老先生见多识广,说不定还真是这样。看看那升降机,如果电力不够,那你也升降不起来,还得量变才能质变。你用三十斤的力,想提起五十斤的包,你用十次你也提不起,你用五十斤的力,一次就把包提起来了。

果然这老爷子吃了七剂药后,大便顺畅,肛门不再脱出,他高兴得不得了,以前老要用手把肛门送回去的,居然省了这个烦恼,而且人吃了特别有劲,吃饭也香,大便也畅,人生真是没有病痛最快活啊!

小指月不解地问,爷爷我看你为何只用5克的柴胡,黄芪用到克那么大剂量,才配5克的柴胡。老先生点点头说,指月,医家必须要细心,却是你看到这方子的不同之处。

柴胡用于解表退热的小柴胡汤里头,一般都要用到15克、20克,甚至更大剂量。

而用于疏肝解郁的逍遥散里头只用到8到10克就足矣。

如果用到升提清气元气的补中益气汤里头3到5克就恰到好处。

小指月听后点了点头,原来这里头还有剂量之秘,小剂量的柴胡升提气机,中剂量的疏肝解郁,大剂量的解表退热。不知道的话,都佷容易弄反了,所以即使知道名方,也用不出名方的效果。

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上记道:

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剂量,传方传药不传剂量等于没传。

陈士铎曰:或疑柴胡用之于补中益气汤,实能提气,何以舍补中益气汤用之,即不见有功,意者气得补而自升,无藉于柴胡耶?曰:柴胡提气,必须于补气之药提之,始易见功,舍补气之药,实难奏效。盖升提之力,得补更大,非柴胡之不提气也。

或疑柴胡用之补中益气汤中,为千古补气方之冠,然吾以为柴胡不过用之升提气之下陷耳,胡足奇。此真不知补中益气汤之妙也。补中益气汤之妙,全在用柴胡,不可与升麻并论也。盖气虚下陷,未有不气郁者也。

惟郁故其气不扬,气不扬,而气乃下陷,徒用参、归、芪、术以补气,而气郁何以舒发乎。即有升麻以提之,而脾胃之所,又因肝气之郁来克,何能升哉。得柴胡同用舒肝,而肝不克土,则土气易于升腾。方中又有甘草、陈皮,以调和于胸膈之间,则补更有力,所以奏功如神也。是柴胡实有奇功,而非提气之下陷一语可了。使柴胡止提气之下陷,何风药不可提气,而东垣先生必用柴胡,以佐升麻之不及耶。夫东垣先生一生学问,全在此方,为后世首推,盖不知几经踌度精思,而后得之也,岂漫然哉。

柴胡

味苦,性微寒。归肝、胆经。

和解表里,疏肝,升阳。用于感冒发热,寒热往来,胸胁胀痛,月经不调,子官脱垂,脱肛。

柴胡解表退热用量要大,要用到10克以上,一般用生品。疏肝解郁、升举阳气用量小,一般3克就够了,要用醋或酒来拌炒,以利于入肝或升提。

本文选自《小郎中学医记:爷孙俩的中医故事》,作者:曾培杰,陈创涛,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。

注: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、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,不能作为处方,请勿盲目试用,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!

——完——

为人子女者,不知医为不孝为人父母者,不知医为不慈找不到好中医?不如自己学中医!本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